“我们能做全球最好的数字化设计,但我们不只是‘设计公司’”——对话Andre(ECD)

分享到:
作为OI的执行创意长(ECD),Andre既是这家顶尖数字化设计机构的作品价值把控者,更因为他的睿智与思辨,他一直扮演着OI这个团队乃至品牌的“精神领袖”。他的传奇经历让他横跨商业、技术、创意、设计几大领域,他自传统中来,却注定要带领这家新锐的品牌机构去担当起数字化时代品牌问题解决者的使命。我们的对话就从他对“设计”这个简单却正在肤浅化的概念聊起……



品牌设计类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在北上广“疯长”,似乎宣告着一个设计“权利”的时代到来。“设计可以让商业更迷人,但无法救赎一个堕落的天使,即使她美得让人窒息”,Andre经常将这句话挂在嘴边。尽管OI团队的设计实力早已与世界一流设计公司比肩,并且有着丰富的一线品牌设计案例,但这在Andre看来,单纯的设计水平却并不是一个太值得夸耀的东西。“我们理解‘设计’会有两个意思,一个是通常人们嘴中针对视觉作品的设计;另一个则是对于策略、对于战略的‘设计’。两者都是来解决问题的,但是后者才是解决问题的前提。大多数公司只做到了前者而被称为设计公司,而我们的重点却首先是后者。在商业社会中,没有“顶层设计”的思维与结论,前者则都是‘自娱自乐’。”

正是因为定位的不同,在Andre布局下,OI团队的首要使命便是“解决数字化时代中复杂的品牌问题”。团队中除了拥有资深设计人员,资深品牌策略专家与数字营销专家,还有大量拥有传播学、心理学、统计学,甚至是计算机科学等背景的高级员工在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这样的团队再叠加上集团已近10年的数字营销与品牌传播“资历”,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让OI这个品牌变成了数字化时代最有“发言权”的“实力派”。它在做的正是利用独立研究而积累的大量专识,与无数次基于品牌策略、传播环境,以及受众特征而进行的品牌实践来解决——“如何高效推动一个品牌成为数字化时代强势品牌”的各种问题。
“解决问题是一道赢得未来的‘哲学题’”对于企业来说,不断“解决问题”其实就是企业运营的本质,有的是解决现在的问题,有的是在解决未来的问题。“任何一个涉及设计的品牌行为,无论是更换Logo还是完整的品牌视觉形象升级,都是对一个品牌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形象’与‘人格’的深远思考与慎重行动。成功的‘设计’不是一件美好的外衣,而是利用设计的‘能量’协助企业解决现存的问题,并对未来可能面对的问题建立品牌层面的竞争能力。只能作为装饰品的设计,是无法形成竞争力的”Andre说。“因此,当很多客户面对OI独特的服务模式与流程专识的时候会不理解的问,为何一个品牌视觉的输出过程要有一个全面而系统的咨询过程,他们看着我们的咨询书会很惊讶地说,哇,我是不是把麦肯锡请来了。但,要想实现一次有价值的品牌形象‘设计’,就必须从深挖企业背景与设计需求产生的初衷开始,确定问题的起始‘坐标’,继而,启动解决之道。”

“在数字化时代中,解决品牌问题逐渐升级成为一个‘哲学迷思’般的命题”Andre说,“在这个文化融合、技术演进,各种新事物应接不暇又极大融合的时代,以前对的现在也许错了,过去不可登大雅之堂之物如今比比皆是。而品牌所遇到的问题,归根结底是与客户沟通的问题;数字化时代提升了企业针对客户沟通的‘物理能力’,却又因为沟通环境的高度复杂与不确定性,让企业在‘精神能力’层面逐渐失去了控制感。OI作为天生的‘数字化服务商’,除了我们多年来与数字化时代消费者沟通经验以及综合数字能力储备外,也正因为我们一直所致力于解决复杂品牌问题这一伟大商业命题的思考与洞察,让我们‘勇敢担当’起挑战数字化时代品牌问题迷思的使命。如带刺的玫瑰,我必谦恭拿捏,不带一丝轻佻,却要奔放擎起,让她致命的娇红和醉人芬芳去惊艳世人。”

“我们会‘大道’前行,但不会成为朗涛”作为从顶级品牌集团走出的人,Andre身上似乎还沾染着国际一线品牌公司特有的气质,“当我宣布做这个品牌时,很多过去的同事问我是不是要做个本土的朗涛”Andre笑道,“不只一个人问过这个问题,我们确实会向它们那样孜孜不倦的去发现品牌背后的‘真知’并推动品牌被引领向前,但对于我,这绝对是一个不可能的选项。”

“我们在做OI这个品牌的规划时,几乎没有想过要跟‘Landor’这个世界级的‘大师’有过交集。尽管本土设计类企业大都想去模仿他们,去达到他们的成就,这样很好。但我们会专心做本土数字化时代的新标杆,不论是客户人群还是设计理念,我们在市场中都是独树一帜的。正如之前所说,‘解决品牌问题’这确实是一个复杂而充满挑战的品牌使命,OI会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去践行这一使命”。
更多对话 >
上一篇
下一篇